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冷王独宠:妖娆毒妻不好惹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命大的肚子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命大的肚子

?热门推荐:
????“啊——救命啊!”吴淑媛一边扑腾一边惊叫着。www.luanhen.com

????张擎看着她那模样,禁不住再次冷笑,她那明艳的脸上挂着最后一抹残阳的光辉,妖冶中透着一抹冰凉的气息。

????这时候一阵脚步声凑近,张擎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除了冷宫之外却没有一处藏身之所,而现在去冷宫势必会场面沸腾,所以那里并不是个去处,想到这她顾不上思考紧跟着跳入冰凉的荷花池中。

????夏季的夜晚,荷花池的水冰凉刺骨,猝不及防的跳入让张擎喝了好几口脏水,才慢慢摆正姿势。开始了正宗的狗刨儿。

????而旁边的吴淑媛还在撕心裂肺的叫唤着,张擎没来由的来了一股闷气,她缓慢的游到她身后,又潜入河底,用力的踹了她后腰一脚,让她挣扎的漂浮的身子往前撞了下一下。

????让你找死,活该!

????尔虞我诈是这个时代的标签,她虽然从不觉得自己善良,可是对一个孕妇下手,她不知道是她原本就是个天生的坏人还是来到这个时代之后耳濡目染,慢慢也变了。

????一边匆匆赶来的皇上身着一身明黄色的长袍,遇到这一景象,也吓了一跳。

????他本来在御书房看折子,后来听到一个小太监来报说吴氏被张擎引入了庚艳殿,他的心里咯噔一下,他来不及思考缘由,吴氏现在怀着孩子,他来不及思考便直接来到了庚艳殿,可是还未走近就听到吴氏的求救,他带着一群太监快步走过去,才看到荷花池里脸色惨白的吴氏和一边用力扑腾却越挣扎越深入的张擎,他赶紧吩咐下去救人。

????身后的禁卫军统领陈阿先一马当先,几步跑过去“噗通——”一声跳入,几下便把脸色惨白的吴氏推上岸来。

????那吴氏浑身湿漉漉的,夏季薄薄的纱衣紧紧的裹在丰腴的身躯和微微隆起的肚子上,皇上的脸色一黯,心里带着气说道“赶紧把吴淑媛送回去,再熬上姜汤,请上御医。”

????几位太监赶紧拿来软榻将吴淑媛抬上去,才一步一步回到芷兰殿。

????陈阿先把吴氏推上岸后,回头便发现那张擎已经越陷越深,头已不见,只剩下手挣扎着越来越无力,他如黑鲨一般箭一样的速度滑到张擎身边,深吸一口气沉入河底。www.6zzw.com

????弯月已经悄然挂上,能透过河水穿入河中,她的面庞却清晰真切。

????平日里那一双冷厉的眼睛现在已经合上,睫毛如同一排水草一样上下波动,白净的脸色越发苍白,这是他,身为一个侍卫第一次敢正眼看这个不属于他,仅仅属于帝王的女人。

????他的心里突然有些不明滋味,当上帝王真好,就算是年逾半百身边还有如此美貌小姑,在想到一个老头子伏在她的身上亲吻舔舐,嘴里顿时感到一阵牙碜。

????从小就下河里摸鱼抓虾的他在海底憋上一刻钟也不费劲,可是她的脸色却越来越白,他不能因为想多看她一会儿而让她受到伤害,他慢慢潜入水底将张擎腿上的水草解开,才慢慢颤抖着手臂,将张擎纳入臂弯之上,腿上用力,慢慢将她抱上岸边。

????当一躺在准备好的软榻之上,陈阿先才双手交叠摁了几下张擎的肚子,紧接着几口脏水顺势吐出,发黑的 眼睛也终于便的清亮,胸口憋闷胀痛的感觉也慢慢消减。

????当她双眼聚焦,看到的第一个人便是浓眉大眼,鼻直口方的陈阿先。张擎再次看向皇上,只见他满脸焦急之色之中隐含着阵阵怒意,

????皇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到张擎醒来他顺势将张擎抱在怀里,大手给张擎擦了擦脸上的水珠,紧张的上下看了两个来回才向玉昭阁走去。

????张擎的头贴着他的胸口,耳边不断传来的他心跳的声音,彼此之间这样相近,温热的气息不断的吹大在张擎的脸上,鼻子上,让张擎忍不住真真瘙痒。晚风吹过张擎感到浑身一阵发凉,打了个哆嗦,头深深的,埋在他怀里连着扭动了几下。

????皇上微微低头看着下巴上还滴着水滴的张擎,忍不住低下头与她额头相互蹭了一下。

????没过多久便回到了玉昭阁,他身边的 李忠已经吩咐道“赶紧给昭容沐浴,熬上姜汤”

????绿柔他们看到惊愕了一下,随后连跑带颠儿的忙开了。

????张擎的头慢慢从皇上的怀里探出说道“臣妾可以出去了,香汤一会儿就备好了。”

????皇上微微笑了一下,手指划过张擎的鼻子说道“又不是没看过。”

????张擎汗颜,这么大岁数还老不正经!

????张擎没说话,只是慢慢起了身,皇上看着她的背影说道“朕先去看看吴氏她怎么样了,一会儿朕让御医过来,好好给你看看,至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明天朕再好好细问。”说完便双手附后离开了、

????张擎没看他,只是静静的走到了浴桶之中,顺势将整个身子沉入香汤之中,闭着眼慢慢感受着温热包于身体的感觉。

????绿柔轻轻走到她身后问道“主子,今日到底是怎么了,为何浑身湿漉漉的回来了,奴婢一直找您却找不到,都快急疯了”

????张擎似没听到一般,只是身子又向下沉了一沉,连带着香汤已经没到了耳边,修长纤细的双腿也从浴桶里面伸出,交叠着搭在了桶沿上。

????身旁的绿柔轻轻往浴桶里面添了一些热水,温度的骤变,让张擎睁开了眼睛,绿柔赶紧问道“主子水热了吗”

????张擎摇头说道“不是,温度正好。”

????说完继续闭上眼睛,她很累,只觉得这样浑身浸泡的感觉很好,好像浑身轻飘飘的,每一个肢体都可以随意波动,没有束缚,没有紧张,一点力量也不用承受一样。

????一个男人如果想成就功名霸业,那么他要么有一个硬件够强的背景,要么就是托八百道关系才能走一个小后门,要知道南朝时期是没有科举制度的,就算有个微不足道的举荐制,而真正能举为孝廉的大才也是屈指可数。

????女儿人他们成功路径却完全走入卧榻之内,她的荣宠,地位全部来自于此。而子嗣,无疑是地位之中的重中之重,真不知她到底何故如此行事,口口声声叫自己的孩子为孽种。

????时间再慢终究会一点点的流逝,一转眼一天过去了,张擎以为吴氏口中的那个孽种必然是胎死腹中的,没想到几位太医全力想保,居然保住了。

????通往极乐世界的路,也不是那么畅通的、

????这日也终于被通传至御书房。

????张擎对着菱花镜让一个嬷嬷给梳了一个标准的发髻,又用花油箍好,虽然脂粉未施但是胜在容貌够艳媚,眼如波水荡漾,唇如红缨点缀,加上一个晚上的休眠让她气色看起来气色上佳。

????张擎看着镜中的自己,一看就是好半天,绿柔小声说“主子,走吧,冒响已经小声和我说了,吴淑媛一口咬定是您给她写的纸条,连纸条都已经呈上给皇上看了,而且说是您推的她入河水,所以您务必想好对策。”

????张擎点点头,随即手无意识的碰到了绿柔的小手上,发现冰凉,她问道“怎么这么凉”

????绿柔看着张擎的目光有些紧张,她吞咽了一口口水慢慢说道“主子,您要小心啊”

????张擎笑了一下,安慰道“放心吧,只要孩子保住了,就没什么大事的。”

????她跟随着宫人慢慢来到了御书房,这一次如上次一般,所有的宫人都等待好了,皇上脸色发黑,吴氏哭的梨花带雨,手捂小腹,哭的那叫一声声泪俱下,让人看着都跟着难受。更别说上首的男人了。

????而其他几位嫔妃皆是面部平静,看不出任何表情。

????女人就是这样,如同天生的戏子一般,明明心里急不可耐的想看一场好戏,但是面色却平静如死水一般,偶尔流露出一些微不可见的惋惜出来。

????看到张擎走进来,吴氏挣扎起身,被搀扶着走到张擎面前,双手上去一把抓住张擎的衣襟哭着喊道“你还有脸来,本宫的孩子差点被你给害了,如今虽说保住了,大夫却说生产之时有大危险,一个不小心便会母子俱损”整个大殿里响彻着她的哭声,她的脸颊犹豫哭泣而变得有些扭曲,泪水也花晕了胭脂,让整张脸像个会动的调色板一样,看起来十分扭曲。

????但是她哭的却是的歇斯底里,张擎也觉得她哭的很真,掺假的成分真的很少,可能这个孩子虽然被保住,才是她真正难过的原因吧,

????看着张擎一动不动,任她如何撕扯衣襟依旧不还手,不动口,吴氏更加心塞。她目露狠光看向张擎说道“皇上膝下子嗣不多,你怎能如此忍心,本宫刚怀孕你就如此迫不及待,你告诉本宫,你到底存了什么心,你怎么能如此恶毒,对一个胎儿下的去手,你怎么能下得去手”

????她哭着说完又一把推开张擎看向皇上跪在地上说道“皇上,给臣妾做主啊,一定要给臣妾做主啊,想我南梁后宫一直安稳,可是自此女入宫不足一月,后宫风波屡起不断,如今又狠心残害皇嗣未遂,如果还在宫中,那臣妾还有六个月的孕期,岂非时时刻刻让龙胎处于不安稳之中,如果龙胎有个闪失,臣妾,臣妾也不想活了。。。。”